网站首页 | English
 
资讯三友首页>>资讯三友>>业界动态
印美齐发难 中国大宗原料药遭遇国际贸易夹板
中国·三友控股集团        发表日期:2006-3-7 7:40:46

本报记者 邢少文 发自广州

  春节前后,官宁云一直忙碌不停。

  1月26日,刚刚召集青霉素工业盐生产企业进

京商讨印度反倾销一事,2月,一年多前的美国关于国内VC反垄断诉讼又有了新的进展,两家美国企业重新在其他法院提起了诉讼请 求。

  作为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下称“医保商会”)法律部主任,官宁云对于目前医药企业在屡次贸易摩擦之中的反应以及商会的角色定位亦颇感困惑。

  “在诉讼调查中,商会会积极组织,但企业也要积极应对。”官宁云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

  青霉素工业盐的利益博弈

  据健康网首席研究员吴惠芳介绍,印度入世后政府承诺,在 2005 年1 月1 日后,对1995 年以后申报专利的药品,提供为期20年的产品专利保护。

  由于印度企业将发展重点放在了研发领域,因此将基础原料药的生产和资金转向更为便宜的中国企业。“在中国购买青霉素、6—APA、7—ACA中间体,进而生产阿莫西林、氨苄西林、头孢曲松等原料药。印度甚至在一项鼓励出口政策上明确,对为了出口而进口的产品实行退税制度。”吴惠芳说。

  与此同时,印度政府在推行农民“低保”政策中,对药品实行政府限价,印度制药企业必须最大限度地降低原料成本,才能获得可观的利润。

  在此背景下,印度成为中国青霉素工业盐最大的出口市场,据海关统计,2004年10月1日至2005年9月30日,我国向印度的青霉素工业盐出口金额达9950.872万美元,数量为9998.325吨,约占出口总额70%。

  大量中国工业盐的进入使得印度当地工业盐的价格不断走低,当地生产企业几乎都是亏本经营。

  对于中国工业盐,印度国内企业存在着两个阵营:一方面以阿拉宾度、鲁宾等为首的依靠进口中国青霉素工业盐的制药企业很显然希望价格越低越好。而另一方面少数本土工业盐生产企业却是一直在推动政府对中国的工业盐进行反倾销调查。

  “印度企业太狡猾,曾多次对中国企业表示只要压低青霉素价格,他们就会大量进口,反倾销的事情由他们来解决。”国内最大的青霉素工业盐生产厂家华星制药副厂长章全义对记者说。

  据悉,本次诉讼正是印度仅存的青霉素生产企业(印度南方石化工业公司,下称“SPIC”)提出的。按照有关贸易条款,一家企业提出反倾销诉讼请求不应予以立案,但是此次印度却违反常规批准了单个企业反倾销的立案请求。

  VC进退维谷

  与青霉素工业盐的反倾销相比,美国关于中国VC反垄断诉讼的原因更为复杂。

  2001 年11 月16 日,为协调无序竞争局面,在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的牵头下,包括“四大家族”在内的国内VC企业召开了一次行业会议。

  2002 年5 月1 日开始,VC被列为海关审价、商会预核签章商品。

  没多久,VC的现货价格就涨到了7美元/公斤的高点。到2003年,需求上升以及供应短缺又进一步推高了VC价格。

  而这也为2005年6月美国两家企业以“商会组织协调价格涉嫌价格合谋”为理由对“四大家族”提起反垄断的口实。

  2006年2月,两家企业再次在不同法院提交诉讼,随着反垄断调查加剧,美国的VC价格已跌至最低3.80美元/公斤。

  对起诉方的说法,国内企业十分不满,按照医保商会提供的资料显示,2004年我国出口到美国的VC平均离岸价格是4.57美元/公斤,比全球平均离岸价格4.63美元还低0.06美元,为此,中国企业还几次遭受美国商务部的反倾销指控。

  记者观察

  内忧与外困

  事实上,医药行业成为贸易摩擦多发地带的主要原因与中国大宗原料药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有关。国内青霉素工业盐、VC、VE、扑热息痛、糖精,由于处于产业低端、低成本制造赢得了价格主宰的地位。

  然而,“国内企业习惯一哄而上,为了打垮对手,不惜无限制地扩大产能。”南京

证券
医药研究员徐迎斌说。2004年,为预防遭受印度的反倾销诉讼,医保商会一度召开青霉素工业盐生产厂家“限产保价”协调会,但最终由于个别企业的退出而崩溃。

  同时,我国医药产品出口过分依赖于大宗原料药,出口结构不合理也折射出了行业的硬伤。2005年,我国化学原料药出口额达79.0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7.55%,占医药保健品类商品同期出口总额的57.26%。

  如果国内企业尽早实现行业自律,今天的被动局面是否能够避免?

  “价格是市场行为,谁又能左右得了?”官宁云对于商会在其间的地位颇显无奈。青霉素工业盐协调中,商会提议被生产企业置之不理,而在VC协调中,却落下组织价格垄断之嫌。进退两难。

返回>>